主题: 农妇产下三胞胎

  • guest1496717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4158
  • 回复:1
  • 发表于:2012/10/17 13:34:04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mg电子游戏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农妇产下三胞胎

作者:李妍/田野 来源:本站原创 发布时间:2012年10月09日 <!—— 点击数: ——>【字体:  

中秋节前夕,永平镇新塘村一名产妇在县人民医院剖腹产下三胞胎。记者见到三胞胎姐妹的时候,她们已经出生了5天,三个小宝宝安静的躺在母亲怀里,睡得很香甜,脸蛋红扑扑的,非常可爱。据医生介绍,孩子自然受孕三胞胎生育几率是七百五十万分之一,检查时发现孩子有早产征兆,孩子母亲在分娩前一个月就在医院待产,经过医护人员精心照料,顺利产下三胞胎。目前,三个小宝宝的身体状况较好。
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
  
  • 亲亲圆圆
  • 发表于:2013/4/11 15:23:58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上路时,是个静静的早晨
梗概:上路时是个静静的早晨,83年冬,天蒙蒙亮,我27;红日在海平线上。背着沉重背包随长城爬上角山,天黑了,搭起帐篷。半夜风起,刮到天亮,凌晨冒雪爬到山顶,长城没了。没有退路,决定跟随一条冰河走入乱山。下山,雪越下越大,天空在我看来是一种凶吉难测的灰红色。那一年,我开始走长城,一年又一年,再没收住。4000字,少量黑白照片。


最初上路,是静静的早晨。83年冬。天蒙蒙亮;我27;红日在海平线上。那一年我开始走长城,再没收住。

我不冒险,我不想一开始就摔断腿。在横挡住长城马道的岩壁前,我对自己说。从海边,经狭长的平原带,我跟着长城爬上角山。这天是1月31,下午。没法绕过岩壁,望,长城空过它继续向上。我没法空过。

我琢磨它,风声和我的思索响成一片。

我把连指手套掖进背包,赤手,紧贴岩石向内找到陡壁形成的夹角。近乎垂直,四肢外撑勉强往上蹭。这场合不敢往下看,只觉背后是海,风吹草叶的哗哗声。我抠着岩缝,膝盖顶着石头,背包重量直往后坠。曾有一会儿出一身冷汗,重心悬空了,手却一时没着落。我悬在崖壁一动不能动,只觉身体越来越扁,扁成一片,四肢张开,像一幅古老岩画。这尴尬状态好象持续半生之久。不知道我可怜小命,将永远镶嵌在这儿,或像一片枯叶无声落下。

终于,实际上我是稀里糊涂脱离险境。垂手站在崖顶,数丈陡壁下,一片缓坡展开,有黄草覆盖。大海在远处。

戴好手套,我倒拿斧子作为手杖,随残长城上山,累得我眼珠直冒气。最大的错误在于背包太重,里面应有尽有,够我活半辈子的,我简直是背着家庭走。黄风一整天刮,吹走了我不少体力。休息的间隔越来越短,我眼看要垮,这才是走长城第一天哪!下午4点多,还不见山顶,我知道冬天天短很快就黑。把背包从墙头吊下去,再走一段,在一坍塌的豁口踩着乱石下来。天暗得很快,我得抓紧时间搭帐篷。

观察一番,选岩石旁低洼处,这儿听不到风声。捋几把干草垫好,以后就是力气活儿了,必须快。那个傍晚我疯狂挥舞斧头把一片灌木砍倒,截成一些小木段,有的崩到草丛顾不上找回,我削成一些木楔子。铺上垫子,摊开睡袋,把我那竹制三角架钉入土石,蒙上帐篷布并用绳索绑牢,再搬来块大石头。从三角架引过长绳拴在石上。扯过布蒙上,边角楔入土层,帐篷像个倒扣的小船搭成了。我边嚼干肉边干,动作麻利。黑暗这毛茸茸的大家伙逼上山坡,天黑前最后一刻,我找几块长城砖把帐篷边角压住。后悔当初没把它染黑,它在晦暗天色下刹白,我怕招来野兽。

长嘘一口气。山下平原灯光点点,是山海关城。天空昏暗,没星星。身后群山混沌一片,有种不断靠近的压迫感,风不知啥时停了,寂静异常。

帐篷是我自己设计制作的。它低伏于山坡,前部略高,但也仅够人在里头坐起身。我钻进睡袋,它是两件羊皮袄对缝在一起的,一条长拉链封口。我全身裹在温暖的皮毛里有种回到母亲胎盘的感觉。也是一种安慰:折腾一天楞没走出视野范围。

昏然入睡。一种声响惊醒我,我听到有弹性的步音。很轻,但确实有。它接近帐篷。发出嘶嘶声,围帐篷转圈,之后停下,像琢磨什么。只有两种可能:人或是狼。我不知道自己更怕什么。

帐篷像个脆薄的蛋壳罩着我,不知道外面情形。我身右是长城,身左是山谷,在里面我悄悄坐起,作好准备:扣紧厚牛皮护脖套,手握斧柄。一旦帐篷被撕开我就迅猛跳出·····坐等中我额头青筋直跳,血液高速奔窜几乎流出身外。声音又响了,离我而去。我的亢奋状态久久不能平息,甚至惘然若失。

猛烈的摇撼又把我惊醒,是风。我听见风短促而尖利的呼啸。帐篷帆一样鼓动,三角架被风拔出了,我抓住它。我清楚,这高度,帐篷刮跑人很快冻僵。帐篷内侧衬有一层塑料膜,手一摸已凝霜。

在风的间隙我划亮火柴,时间是午夜12点多,离天亮至少6小时。这种风天亮前不会停,必须全力以赴了。我吞咽几块巧克力以增加热量,用棉手套、围巾堵住帐篷漏气之处,不然体温会直线下降和长城一样。风又来了,一次比一次猛烈。像老龙头泛着冰渣的海浪冲击那条小木船。令人不解的是风不断变换角度,仿佛有脑子似地寻找帐篷弱点实施打击。我得趁风的每次间隙调整战术,身体时左时右压住帐篷内折部分,并拉紧帐篷支架跟风拔河,现在谁输谁赢还说不定。

帐篷里空气很快冷下来,想起外面还有条绑腿布可以用来加固三角架,伸手去摸,它幸好压在遗忘的水壶下没刮跑,水壶已冻成冰坨子。我拽那条布带,手马上冻僵了。

当初没马虎,认真用长城砖压牢帐篷边角真是对了。试想一个人半夜三更满山追赶刮跑的帐篷算怎么回事儿呢,或在山腰给后人留一具僵尸多么不值得,而这人还号称要走万里长城呢!寒冷中,我意识渐渐模糊,风像个又软又浪的娘们儿,带着海的咸腥,扑向帐篷,我听见四周草丛被它的分量压得哗哗响。一姑娘款款走在夏日的白色沙滩,大海的脊背一片深蓝,那蓝浓重得你朝它喊一声,都能把声音反射回来。风的喘息里有种蛇一样的凉气,我四肢麻木。我意念像个小孩,只要尾随那姑娘往前走,就舒舒服服融入永远的风景里了。我使劲睁开眼,瞪视黑暗:这是零下20多度的高山坡,这百里荒山只有我属雄性,风刺耳地叫,轰开野兔、山鸡之类小玩意,那些都对它都不够劲啦。这月黑风高的寒夜我身上有团火,我得留神别把它整个交出。

狂风一直刮到天亮,熬过来了。我想风已耗尽自己瘫伏在山坡,静得出奇。我撕开帐篷尼龙搭扣伸头张望,傻了:山野一片白色,雪片无声飞舞。敢情是场暴风雪!

我龟缩帐篷真不想面对此刻。

没想到走长城第一天这样。据说长城有一万里,我想回家。可我上路准备了一切偏偏没带够钱,连一张回北京的火车票都不够。没功夫自艾自怨,必须往前,但不能这么走了。我想第一,照土八路的方针:紧密依靠老百姓,尽量找山民蹭吃蹭住。第二,把可留可不留的坚决扔下,这样才能走得快。

冷。必须起来收拾行装了。

我给自己弄个窝,能背走的窝。出发前我用大量精力缝制皮睡袋、帐篷、还有狐狸皮背心,甚至想到用厚牛皮做了个护脖套以防狼咬。我连夜磨刀外加一把短斧,还腌制几条整羊腿肉,够吃一个月,最后做个极大的背包装入。凌晨想起父辈当兵用的绑腿布胡乱绑在自己瘦腿上。一切野外生存需要的都齐了,当时我体重117背包48斤。上山发现,最大的错误在于背包太重。当年我们长征小分队每人也就一个“军挎”几段毛主席语录,走热乎了一片江山。

1月31天没亮我向海的方向走。我想有个完美、最好悲壮点儿的开端:在老龙头赶上日出来个漂亮的出发仪式。一出门就迷失方向。我心急火燎自言自语跌跌撞撞,天色微明总算翻过漫坡看到钢灰色的海,太阳已无可挽回地跃出海平线。太阳是红的,像个惊叹。第一天的迷路给以后多年的步行奠定了一种滑稽的基调:我总迷失,有时找不到长城,有时找不到自己。

老龙头。万里长城紧东头。带着冰渣的海涛向岸边一波又一波冲击,我站在深入海中的乱石基上心里紧翻腾想找出一点悲壮。没有。胸部和头部温度均属正常。此前我走过了山山岭岭,今天也没觉出这算什么壮举。直到多年后听说有人徒步走长城啥的,我说我早玩剩下了。

最后看一眼海我扭脸就走。西北风像一面墙倒在我身上。错啦。当初决定从东往西走图个蓝色情调忘了冬天刮西北风,我将一路顶风多耗费一半的力气。后来也不幸事实如此。

在高于地面的长城上西行,太阳把我身影投在裸露的田地,显得瘦长。开始我还数着长城墩台,日记载:由老龙头至山海关三十余墩,所有城砖被扒尽,所余土垣基本保持长城的实高,呈赤黄色,与周围田地一致。有的部分两侧塌毁仅可一人通过。有一段上面竟修成水渠。长城上风大,约五、六级。

午后,我背着其大无比的背包顺关城西侧灰墙走到东门。市面人注视我。挂着“天下第一关”大匾的门楼上几乎没游客。西望崇山峻岭被风沙笼罩,长城直插山脚,爬上角山。我在城墙上走,但前边塌断了过不去。墙内什么单位空荡荡操场上,有人索然无味地投着篮。没伙伴,没人喝采。这时太阳被黄沙吹得发蓝,我想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跟我一样。

原道退回出关门向西北行,又被一道砖墙挡住,这墙倚着长城,另一头向田地延伸很远。墙不算高,我把背包卸下使劲一悠,背包过去了我随之翻墙。墙内一片果林,没人。穿过树林我从一泄水洞钻出,走到山脚,随长城上山。

2月1日早我在纷纷扬扬的雪中卷起睡袋、帐篷塞回背包。山坡白着,有些活儿诸如解开绳索、合上拉链得摘下手套干,手冻得不听使唤了,我不得不用膝盖顶着物件用牙齿咬。终于把自己套上背包时,记得是半跪在长城边,周围散弃的保温瓶、手电、牙膏、肥皂等东西很快被新雪掩盖。抬眼望,长城隐入雪花飞舞的灰色天幕,这种天气跟长城上山太没谱儿啦。

忽然,我觉得自己腿短了,短得可笑。怎么会这么短呢?我停下,审视两腿,还是短。难道昨天负重爬一天山腿就压短了吗?我望四周,明白了,是错觉。覆雪的群山像是些肌肉发达的汉子,相形之下,我是个自不量力的侏儒。

过去爬山每当登顶前总有点预感,譬如山脊线与天空相接处现出山那边的光,或风的湿度、温度有了微妙的变化。这次我骤然发现自己已站到峰巅,对面是深深山谷。一冰封的水库,在职研究生报考,在职研究生学费,北京理工大学在职研究生后来知道叫石河水库。而长城在山顶向右折去,不久中断了,不知去向。我在山脊东走西窜,长城确实断了,不与什么相接。长城的不在是我无法规避的现实,我往哪走呢?

我颓坐长城断处。天空极静,眼前飞雪像一团团乱麻。山谷对面群峰在阴霾天色下显出斑驳的深黑,白雪无情。我感到孤单。没人跟我商量该往哪去。摊开地图,指北针所指的方向是雪封的乱山丛。我看到一条小冰河从山间逸出汇入水库,冰面雪异常白。也许,我可以沿河涧深入山中重新找到长城。从地图上看那边有个义院口,是长城一大关口。

想好了就下山,看不到路。我在草棵间一个一个雪坎地往下跳。后来干脆卸下背包轱辘,直到滑倒半天爬不起来,雪灌我一脖子。这使我明白了点儿:不能再这样气急败坏了。我整顿好背包,耐心择路下山。

水库坝上有间小房,没人。风把冰面上雪粒吹在脸上沙打一样疼。我又燥又渴,军用水壶昨夜已冻成冰坨流不出一滴了。我跪在冰面拂去浮雪,用斧子凿下冰块往嘴里塞。颌骨间“嘎吱嘎吱”山响。凿冰声在空旷库区阵阵回荡像群山的心跳。现在需要勇气,我决定不顾一切楞往深山走,信念是:有河就定有人家。这时雪越来越大,天空在我看来是一种凶吉难测的灰红色。

 
(0)
(0)